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雪化春开

请带上阳光心情随雪一起去寻找属于自己的春天吧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是万尘一埃,微不足道,却又缺失不可, 我在遗忘的角落,却又与许多人打着交道, 当你发现我时,便是春到之时——

网易考拉推荐

转李振村博客——  

2011-07-15 11:49:47|  分类: 教育教学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吴非的良知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李镇西

 

 

作为语文特级教师的王栋生,对高考的研究,其训练应试技巧的熟练程度,应当远远超出一般的教师;作为杂文家的吴非,所抨击的一切教育弊端,都是源于自己每一天的讲台经历和切身感受,而不是捕风捉影的道听途说或报上的“轰动新闻”。于是,有教育思考的“王栋生”加上有教育实践的“吴非”,变形成了中国教育界的“吴非现象”,和中国杂文界的“王栋生现象”。

 

“现象”的核心是:教育的良知以及这良知的表达。

 

上世纪90年代初开始,我不断从《新民晚报》《杂文报》《杂文选刊》《南方周末》等报刊上读到吴非的杂文。常常觉得,只要一打开著名的报刊,“吴非”这个名字想躲都难。我当时还不知道作者是中学教师,但我感到,这个人对中学教学太熟悉了。就像我们过去评论鲁迅一样,说他从旧营垒里冲出来,反过来给旧营垒以致命的一击。说吴非是中国当代基础教育界的鲁迅可能有些夸张,但他的教育杂文有着鲁迅的风骨与犀利,这是事实。不信,请读他的《不跪着教书》、《前方是什么》。

 

这两本书――吴非的文字当然不只是这两本书,透着一股疾恶如仇的凛然正气,真正的“激扬文字”。面对教育界种种的腐败,以及掩盖这腐败的虚伪面纱,他毫不留情地一一撕下,笔触所及,既有大大小小的教育官员,也有学校各色“管理人员”,还有各种甘于平庸而自我感觉好的不得了的教师。读他的文字,一不小心就会读到自己。我实在佩服吴非的胆量。如此“一网打尽”,岂不把天下人得罪完了?但是,“无欲则刚”,吴非兄既然没有想过要得到什么,就不会怕失去什么。

 

吴非文字的一针见血,掷地有声,并不是因为他有多么深刻――我不认为吴非有多么深刻,他洞察人们浑然不觉的虚伪和道貌岸然的假相,所用的武器无非就是“常识”。我曾在冉云飞的博客上读到一句话:“比知识更重要的是见识,比见识更重要的是胆识,比胆识更重要的是常识。”吴非的胆识就在于他敢于说出常识。前些日子,我在给程红兵的信中写道:“我之所以现在到处推荐吴非,是因为他从许多司空见惯的‘常态’中揭露出了病态。他说的不过是常识,但在一个假模假式的氛围下,说出常识便是深刻,更是勇气。读他的文章,我好多时候感到惭愧,因为从中读到了我的庸俗和苟且。”

 

吴非的文字读来沉重,但这沉重后面有着深厚的人道主义的爱。正因为这种爱,他对一切非人道的“教育”深恶痛绝。他是真正爱孩子的,我甚至可以从书页中感觉到吴非那颗纯真爱心的温度,简直就是力透纸背。

 

因为爱孩子,所以吴非有着深深的忧虑或者说害怕,他害怕孩子纯洁的童心被成人污染甚至毒化:“经过千万年的劳动,野兽进化成了人;而在残忍的教育下,人很快就能回变成野兽。”于是他要我们警惕“第一滴污垢”:“我喜欢孩子,特别是那些刚刚会说话的小孩子。看着他们清澈的眼睛,捧着他们白白的小手,我的心灵常常会有一种震颤,我的眼眶会莫名其妙地湿润。我畏惧,我担心。我们能把这个孩子教育成一个人吗?这个孩子纯洁的心灵究竟会在什么时候、在什么地方、会被什么样的人、用一种什么方式,洒上第一滴难以抹去的污垢?”“不要欺骗孩子,任何时候都不可以。不要把你在成人世界玩得得意的那些鬼把戏拿到孩子面前表演。

 

我从吴非全部的文章和著作中,就读出了两个字――良知。

 

每一个教育者都有过热血沸腾的时候,都有过透明的童心,只是,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年龄的增长,有的热血慢慢冷却,有的童心渐渐锈蚀。最可怕的还不是热血冷却、童心锈蚀,而是居然还振振有词地为这“冷却”和“锈蚀”找出许多自我安慰的“理由”:“社会是这样的,我有什么办法!”“教育体制是这样的,我有什么办法?”“教师也是人呀!”“我要生存呀!”……于是,理想心安理得地缴械,良知毫无愧色地堕落。

 

然而,历经沧桑的吴非依旧还保持着火热的激情,赤诚的情怀,透明的童心,纯正的良知。我只能说,这是中国基础教育界的奇迹。我再次想到了罗曼·罗兰的话:真正的英雄主义只有一种,就是看透了这个世界,并仍然热爱它!

 

想起吴非,我的心就升起莫名的感动和激动。我至今还记得很多年前,他邀请我去南师附中给学生讲课,他坐在下面递给我一张纸条:“放开讲,没事的!”我还记得,后来我们一起游周庄,在大门紧锁的顾炎武故居前,他那沉重的叹息。我还记得,大前年冬天我们围坐在饭桌上,吴非那爽朗甚至是天真无邪的笑声……

 

比起吴非,我完全是个苟活者。不过,吴非能够把我当好朋友,信任我,我很感动。我为中国有吴非而自豪,也为自己有吴非这样的兄长和朋友而骄傲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转载自《教育研究与评论》中学教育教学版 2011年第1期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